牛蛙彩票15700官网

的就是比她更刚强的男子汉

娇躯一颤,骇然转身,失声道:"什么?"差点挨到他身上,才退了开去,这次是小半步。

项少龙淡淡道:"小孩子最是反叛好奇,夫人你愈禁制他,他便愈想打破禁制,所以不若让他清楚自己在做什么,会有什么后果,应负上其么责任,他反会节制自己。"

妮夫人颤声道:"可是他只有十三岁!"

项少龙道:"夫人嫁人时有多大年纪呢?"

妮夫人俏脸一红,垂下目光道:"那时妾身只有十四岁。"

项少龙看得心中一动,微笑道:"所以呢!十三岁不算小了,十五岁的男人有妻有妾的大有人在,兼之宫廷风气如此,夫人想阻止他不近女色,看来亦难以办到。"

妮夫人幽幽道:"但妾身总觉得他还是个未懂事的孩子,不过先生的想法很精辟独特,妾身从未听过其他人有这种看法。"

项少龙趁机看她的胸腰和长腿,暗忖上床后你才真的知道我这现代人的本领是如何特别。

妮夫人正偷眼看他,见他灼灼的目光在自己胸脯上巡视,一颤道:"先生!"

项少龙给她看破自己的色心,大感尴尬,忙借辞离去。

妮夫人想挽留他,又找不到藉囗,惟有含羞送到门外。

两人心中有鬼,再无一语交谈,但都感受到那暗着的刺激感觉。

项少龙回到雅夫人处,正要和众女嬉戏作乐,忽然赵王派人来召,忙匆匆赶去。

那卫士领着他直入正宫,项少龙记起成胥的警告,皱眉问道:"大王不是在外宫办事吗?"

卫士脸无表情道:"小人只是奉命行事,其他的都不知道。"

两人在宽阔连接着宫殿的长廊走着,遇上的宫娥妃嫔,无不对项少龙大抛媚眼,她们全是百中选一的女子,姿容自是不俗。

到了一座特别宏伟的宫殿前,卫士把他交给了两名内侍,自行离去。

其中一名内侍着他解下配剑,交出了所有匕首一类的武器,才领他进入殿内。

才踏入殿里,项少龙已知不妥。

只见两旁各立了十名粗壮如牛、力士般的人物,殿端高起的台阶上,一名高髻云鬓,身穿华裳彩衣的贵妇斜倚在一张长几榻处,挨着软垫,冷冷看着他。

她身旁坐着今早给他踢过屁股的少君,两人身后又坐了七、八个妃嫔模样的美女,再后则是十多名俏宫娥,都是神色不善。

见到这种阵仗,他那还不知道是什么一回事,忙跪下叩头道:"带兵卫项少龙拜见王后。"

赵王后年不过三十,长得雍容华贵,凤目含威,高起的鼻柱直透山根,显出她是个性格刚强和有主见的人。

她当然比不上雅夫人、妮夫人或三公主的美丽,但亦属中上之姿,尤其她的朱唇特别丰润,很是性感。

一瞥之下,项少龙已大约摸到她的性格。

这种女人,最爱王后微一点头,喝道:"给我站起来。"

项少龙长身而起,傲然挺立,顿时把两旁二十名魁梧的力士比了下去,看得赵王后和众妃嫔俏目一起亮了起来。

如此人材,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赵王后向少君柔声道:"母后可答应王儿要求,由他们揍项少龙一顿给你出气,可是若他们反败了给他,王儿以后便要像小盘般随项少龙修习武艺,肯答应吗?"

她那天目睹项少龙击败连晋,知他武功高强,又听他管教有术,见猎心喜,所以提出这要求。

少君喜道:"是否由他们一起出手?"

赵王后皱眉道:"怎可如此不公平,你自己挑三人出来还不足够吗?"

少君早给项少龙打怕了,摇头道:"不!太少人了。"

那二十名力士一阵哄动,都露出不满之色,跃跃欲试。

项少龙躬身道:"王后即管答应少君要求,少龙愿意一试。"

殿内各人无不哗然。

项少龙却是心中暗笑,说到自由搏击,再多些人他也不怕。这些力士在这时代自然算是壮汉,但比起黑面神等却差远了。

少君大喜道:"就这样吧,立即动手。"暗想这次还不要了你的命。

项少龙脱掉外袍,露出胜媲龙虎之姿的健美体型,看得赵皇后等全体心如鹿撞,目眩神迷。

那二十名力士被人小黥,早了一肚子气,齐声大喝,脱下上衣,露出精赤的上身,拥上来把项少龙分几重围着。

项少龙饿了拳头架这么久,豪兴大发,索性学他们般脱了上衣,露出精壮健硕的上身,没有半寸多余脂肪的肌肉,像闪亮的小蛇般爬满宽阔的胸膛和手臂,尤使人印象深刻是小腹那块三角肌。

赵王后一向被赵王冷落,看得心旌摇荡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少君大喝道:"动手!"

四名力士立时向项少龙扑去,两人由后抱他,另两人挥拳分击他的太阳穴和前胸,下手毫不留情。

众女一起惊叫起来。

项少龙往后突退,左右两肘同时击中由后扑来的两名力士。

两人惨叫声中,跪倒地上。

项少龙分按在两人肩上,借力凌空飞起,两脚踢出,正中前方攻来那两名力士的脸门。

鼻破血流中,两力士掩脸后跌。

一个照面,已解决了四名壮汉。

少君看得紧张之极,不断为其他人打气。

项少龙落回地上时,就地一滚,两脚斜撑,另两名力士何曾遇过如此诡诈的打法,立时小腹中招,飞跌开去,再爬不起来。

他跳起来时,一名力士双拳击来,给他两手穿入,硬架开去,乘势在对方胸膛连轰两拳,再俯身反脚,踢在另一名力士胸膛处,两人同时飞跌。

他的搏击之术是叁考泰国拳、空手道、西洋拳和韩国的跆拳道,再配以国术,经岛?υ的力学分析后,融会而成的赤手战术,岂是这时代的武功能其项背,几是毫不费力便击倒了对方近半的人,中招者连动手的能力都失去了。

众力士都骇然大惊,退了开去。

少君则是目瞪囗呆,不能置信地看着威武若天神的项少龙。

赵王后终忍不住,叱道:"住手!"

众力士松了一囗气,掺扶着伤者退下。

项少龙跪下道:"王后恕罪,少龙已留了手,他们休息一会便没事了。"

少君不依道:"母后!"

赵王后瞪他一眼道:"我大赵得此勇将,实是你父王和王儿之福,还想怎么样?"

那少君指着他狠狠道:"母后!就是他踢了我。"

赵王后凤目生寒,轻叱道:"连少君你都敢冒犯,项少龙你可知此乃死罪。"

项少龙不亢不卑道:"小臣现在知罪,但当时小臣并不知道围攻我的十多人里竟有少君在,只是奉了妮夫人旨意,希望能好好管教公子盘,又为了自卫,才犯下此罪,请王后明监。"

赵王后显然并不清楚来龙去脉,瞪了少君一眼后,冷冷道:"事情究竟如何?你给我清楚道来。"

项少龙于是将前因后果,一五一十说了出来,他语气里洋溢着强大的自信和说服力,听得赵王后和众妃都暗暗心折。当他说到事后如何教训公子盘时,都露出会心的微笑。

那少君见势色不对,扯着赵王后的衣袖道:"母后定要为王儿作主。"

赵王后皱眉道:"你想怎样?"

少君凑到她耳旁,说了几句话。

 
版权所有:牛蛙彩票15700,牛蛙导航网 Power by DedeCms
联系地址: